Go to navigation Go to content
Toll-Free: 415-221-2800
Phone: 415-221-2345
Law Offices of Vaughan de Kirby

梦想法案的新生活?

Vaughan de Kirby
Connect with me
加州移民律师——王可必
Posted on Jun 30, 2011

圣地亚哥,加州(CNN)———大约每月一次,我会从一个非法移民听到他说想上哈佛。想象一下,一个没有证件的高中生,不会让不合法在美国这件小事阻止他申请顶尖大学。那些把他们的目标锁定在哈佛的人通常会问我要建议,因为大约20年前,我写了一本关于拉丁学生在那里的书。

这些胸怀大志,但没有证件的年轻人被称为追梦人,他们是梦想法案可能的受益者,梦想法案将给予上大学或入伍的非法移民学生们合法的身份。

这个法案在十二月的会议上被颠覆了,五个保守的民主党参议员Jon Tester, Max Baucus, Kay Hagan, Ben Nelson, and Mark Pryor 突然投票反对结束辩论。

或许参议员们有权利突然反对,因为尽管民主党对拉丁裔投票人有承诺,但他们看起来没兴趣通过梦想法案,在将来的选举中把这栓在脖子上。民主党希望两者兼得。他们想阻止这个法案,但想让它看起来该受谴责的是共和党。

对于共和党来说这也不错,他们看起来非常享受扮演移民问题上的反面角色,因为他们是始作俑者。对于这个问题,共和党总是说让人最吃惊的事。

以德州共和党人拉默. 史密斯来说,他做为众议院司法委员会主席,正推进移民法律的执行。他倾向于不会给支持共和党竞选的雇主、公司、美国商会或任何人带来不便的执法方式。这个圣安东尼的众议院议员是一个硬汉,只会向弱者开战。

上个月,史密斯告诉美联社,梦想法案代表给多达两百万人大赦。我写了一篇专栏说他不明白这个法案的意义,因为大赦指的是不劳而获,而梦想法案却是一项补偿。史密斯把自己的想法暴露无疑。

史密斯在写给我开专栏的报纸的信中说:大赦的含义是宽恕很多人的政府行为。让数以百万计的非法移民合法化,正是对违反我们的移民法律的行为的宽恕。如果我们让故意无视移民法律的人大赦,它传达的信息会是我们没有严肃对待我们的法律。

那么一个孩提时代就被父母带到美国的年轻人是在无视我们的移民法律吗?我们应该把这个人视为寻求宽恕的罪犯吗?

这就是共和党目前荒谬的官方立场吗?

不久我们也许会发现梦想法案又提上了日程。本周,这个法案将在参议院司法委员会进行第一次听证。

美国最著名的非法移民,获得普利策奖的记者何塞. 安东尼. 瓦格斯,他最近在为《纽约时报》写的一篇文章中公开自己是一个无证件移民,随后接受媒体采访。

瓦格斯想成为在美国的非法移民的喉舌。他创建了一个组织,叫做定义美国,用以推进全面的移民改革。但我打赌,梦想法案的支持者们真正希望的是他成为他们运动的头面人物。这样他们的队伍中就会拥有一个有成就的年轻人,工作努力,为他的职业和社会作出了全面的重大贡献。

坦白说,我不确信把记者和梦想法案联系起来是个好主意。瓦格斯不是一个要上大学的高中生,他是一个专业人士。此外,他身上发生的一些故事并不是很好地反映非常移民的问题。

我找到了一个更好的例子。最近,我遇到一个年轻人,我叫她卡琳娜。她即将在圣地亚哥开始高中最后一年。她正做和很多朋友一样的事:参加SAT考试,准备上大学的论文,拉出她想上的学校的名单,等等。哈佛在她的名单上。

现在旅行是个问题。她不能搭飞机。她没有驾照。卡琳娜呆在美国不合法。她还是孩子的时候就被送到这里,被亲戚养大,她的父母在墨西哥。

移民管制者们会告诉卡琳娜回家去,但这是她的家。关于她的身份,她没有向学院撒谎,也没有使用仿造的社会安全号获得经济支持。她想攻读学位。

相反的是,瓦格斯向雇主撒谎,使用伪造的文件,让帮助他,保守他的秘密的同事处于险境。

梦想法梦的支持者们显然认为让他在听证会上出现,可以吸引更注意力。确实如此,但也混淆了问题。瓦格斯不是一个梦想者,他是一个阴谋家。

像卡琳娜一样的年轻人显然知道怎样做是正确的。当寻找典型人物时,他们更合适。

这篇文章表达的全部是Ruben Navarrette Jr.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