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to navigation Go to content
Toll-Free: 415-221-2800
Phone: 415-221-2345
Law Offices of Vaughan de Kirby

美国城市可以从加拿大艺术节学到什么——芝加哥论坛

Vaughan de Kirby
Connect with me
加州移民律师——王可必
Posted on Jul 01, 2011

多伦多Luminato艺术节,文化和创意尽在加拿大最大的城市,这个艺术节仅仅举办了四年,但这个全市范围的盛会已经吸引了一百多万观众,花费了数百万元费用,用于委托创作国际性作品,如Tim Supple 的“一千零一夜”,这个表演使用了二十四位来自中东各地的演员,并打算去芝加哥莎士比亚剧院上演,但由于签证不能成行,至少是被推迟了预订。

Luminato艺术节号称是北美最大的多元艺术节,但是在Luminato艺术节提到的所有崇高的目标中,其中最响亮最清楚的一个讯息是:这个艺术节是为了提高家乡的声誉,建立在全球范围的知名度。或者正如共同创办人的口号所提出的:“让多伦多照亮世界,让世界照亮多伦多”。这种表述最清晰不过了。

当然,对于芝加哥,这个想提高国际知名度、增加国际旅游比重的城市来说,这里有几个方面可以借鉴。根据美国商务部的数据,芝加哥吸引的到美国旅游的外国游客的份额在20092010年之间确实下降了:从4.7%下降到了4.5%,这个比重已经低于像波士顿这样一些更小的城市。2010年,多伦多吸引的国际游客的数量大约是芝加哥的2.5倍。

除了加拿大更快速地为国际艺术家们办理签证,还有一件事你知道在美国是不会有的:Luminato 的一千三百万加元的年度预算,只有大约10%是票房收入。事实上,它的大多数演出,如今年的户外k.d. lang 音乐会,是免费的。它一半以上的资金来自各级政府:市、省和联邦政府以及安大略省承担了大部分费用。值得注意的是,安省给了Luminato艺术节一千五百万拨款,专门用于新作品的资金支持。五年中,安省已经委托或共同委托创作了四十多部作品,如Philip GlassRobert WilsonLeonard Cohen Atom Egoyan Robert Lepage的原创作品。

执行总裁Janice Price宣称,Luminato 艺术节的回报是丰厚的,给所有利益相关人的回报高达数倍。Price 援引了利用政府公式算出的一些数字,说去年Luminato 艺术节促成旅游者的消费超过1.32亿元,大多数游客说Luminato 艺术节是他们呆在多伦多的主要原因。并且这些收入都是加元,主要要感谢加拿大银行回避了不良抵押贷款,目前加元的币值略高于美元。这一点需要改变认识。

“我们需要在国际舞台上提高我们的品牌,”Price在办公室接受访问时说,“人们还是把多伦多想成一堆穿着风雪衣的白人,但多伦多百分之五十的人不是出生在这里。”

Luminato 艺术节产生于两位商人的创意,这两个商人是David Pecaut 和他的朋友Tony GaglianoPecaut 是一个热爱多伦多的美国人,波士顿咨询集团的合伙人,2009年死于癌症。)。这两个人在公司和政府圈子里被认为是有影响力的人,从一开始,他们就没有考虑如何逐渐发展。在多伦多和芝加哥这样的大城市,他们就最早的建议进行争论,没人注重小活动。这用的是芝加哥式的语言,不做定小计划,筹集的钱也不会是小数目。

在他们计划之初,多伦多更多是需要文化刺激的那种城市。由于2003年非典疫情,这个城市的国际旅游业受到影响。接下来的几年,护照要求和美元的贬值,造成来自美国的游客人数大量下滑。John Karastamatis,实力雄厚的Mirvish组织的发言人在一次访问中说,多伦多以美国观众为基础的大型表演急剧下降,从九十年代初夏季的高达50%,到目前少于2%Mirvish组织在多伦多呈现百老汇和西区表演,它掌握着多伦多市区的很多场馆,而为此它不得不重新开发他们的娱乐节目。(据芝加哥百老汇委托做的调查,芝加哥有一些受益于文化游客,如密歇根人九十年代更愿意去多伦多)。

Luminato 艺术节已经把目标放在了国际市场上,而芝加哥吸引力已经不强了。PecautGagliano决定Luminato艺术节必须由两个主要原素组成:久负盛名的、高级别的国际作品,能够吸引远道而来的游客和全球媒体的注意力,让多伦多市成为合伙人,与苏格兰的爱丁堡、悉尼和法国的Avignon艺术节竞争(所有这些艺术节都受益于充足的公众支持)。

然后就要给当地人一些不同的东西,在街道上设置一些东西,激发当地人的拥有感和兴奋感。总的来说,这意味着免费流行音乐会及给予当地艺术团体丰厚的佣金,让它们创造出吸引人的作品,成为艺术节的一部分,例如,付佣金给居住在很多多伦多市区LOFT里的时髦的年轻都市人。研究结果显示出席Luminato艺术的人一半以上是34岁以下的年轻人。文化人士非常高兴。“我们给了当地艺术家们做点梦的机会。”Luminato艺术节的艺术总监Chris Lorway在今年艺术节的一次访问中说。

PecautGagliano进一步决定Luminato艺术节必须注重他们所说的“独一无二的表演”,拒绝已经有的普通的节目凑数(把已经演过的节目一起湊数是艺术节省钱的一种常见方式)。

过去几年,“无以伦比的表演”已经演绎为演唱家Rufus Wainright 的首演的一部歌剧,或是Monty Python的清唱剧。与大多数美国艺术节往往高度细分不同,Luminato艺术节推出了特别明智的高度折衷的混合艺术,流行文化与所谓的高雅艺术相结合。它还为书籍和思想找到了一个显眼的地方。今年的艺术节有魔术和时尚表演。还与《纽约客》杂志的合作制作了一套节目,包括Malcolm GladwellDavid Remnick和芝加哥作家Ted Fishman关于现在的演出和现象的讨论,而Ted Fishman在从芝加哥去多伦多的飞机上现场演播时,说他将去加拿大,为的是找机会谈谈中国。

委托制作是Luminato 公式的一把钥匙。如“一千零一夜”,Supple 努力得到他的项目调研和开发的资金,这包括从中东地区找演员,重现“一千零一夜”,创造一个阿拉伯故事的阿拉伯版本。

“我真高兴没人在做这块的工作”Lorway 说,“我认为R&DTim正在做的最有意思的一部分。”于是LorwayPrice出资一百多万加元,让Luminato艺术节拥有上的首映权和特殊使用权,这个表演将在今年夏天的爱丁堡艺术节上演出。

Luminato艺术节在多伦多的很多作法已经在芝加哥存在:国际剧院节目制作来到芝加哥莎士比亚剧院(这个剧院新公布了海军码头的计划,很可能得到一个额外的大场地)和古德曼剧院;芝加哥人文艺术节在创意的基础上提供节目制作;Tribune旗下的Lit Fest重点介绍作者和他们的著作。但是这些节目中没有一个有能力单独吸引观众坐满一个大房间,也不能吸引媒体注意力。

认为Luminato 艺术节是完全有保障的,或者是得到全面支持的,这是不正确的说法。《环球邮报》的一篇文章质疑,在政府更迭、各级政府都将重点缩减开支的情况下,艺术节能否维持现有的政府支持力度。在作品的问题已经出现了内部变化:委托创造Supple 的《一千零一夜》的Lorway 今天夏天将要离职,因为“一千零一夜”这个朴实、性感的超长演出没有吸引到足够的观众。不过,虽然Luminato 艺术节有一些委托创作之争,但六月份有十天时间在全多伦多遍地开花。

最近的芝加哥已经来到了Luminato 艺术节,也许存在于19861994年间的国际剧院节(仅每两年举行一次)及其最终消失,证明在拥有这么多非赢艺术的城市创建国际文化节的难度。

但是运作艺术节的Jane Nicholl Sahlins 认为,重新探究这个想法正是时候。“当我们开始时,世界各地的人会问:‘芝加哥?芝加哥在哪里?’”Sahlins 说,“现在他们不会这么说。并且现在这个城市我们不是优先选择。城市必须要站在这种事背后。”

当然,运作Luminato这样的艺术节要花钱,Sahlins深知这一点。你必须找到一年中合适的时间。你必须创造作品并正好推出来。必须要从当地有名的机构买入作品,为此Sahlins说她经常发现自己在竞争稀缺的资金。

虽然在Luminato 艺术节上有国际作品,但它不是一个国际艺术节,而是一个国际城市的庆祝会。这个城市六月份的大段时间,酒店房间都被住满。也许这是一个关键的不同,Luminato 艺术节不只是从外面引进作品,还在内部创作作品,然后让它全球化。此外,如Price提到的,艺术节是一个不同的野兽,它们帮助人们追随艺术。“你不能用墙上贴点东西打动他们,”她说。“你必须要提供背景环境”。

有趣的是,Price认为一些免费的演出实际上对一些赞助公司,如Luminato 艺术节最大的支持者之一的欧莱雅公司,非常有吸引力。“如果你在一个漂亮的大公园,免费看k.d. lang 的演出,”Price说,“你会感谢赞助商,不会在乎几幅横幅。”。也许在芝加哥,你不必完全从头开始。“我经常疑惑为什么人们不把某样东西和人文艺术节结合起来,”Sahlins 说。运作人文艺术节的人通过一位发言人之口说:“这样挺好”。也许这样的联姻,或类似的联盟,要出现在芝加哥的Luminato 也许。它花费了前期投资和大量的公共买入。如果你沿袭Luminato 的形式,你不要试图把任何事情慢慢做起来。